pinknight

How many nocturnal knight can stand on the point of a pin?

超级杂食,洁癖慎点

He didn't take the time to lie

片段毁,高谭是个产生不幸的地方

别名:腊鸡城市随手拆散


      “老天啊,布鲁西你打破了我们节目有史以来的记录。你比任何人都擅长'真话快问答'!”

       笑意掠过花花公子的脸。他靠着沙发,尖头皮鞋搁在脚凳上,背后的 “落地窗”外闪烁着这座东海岸城市的迷人虚像——他们根据好几组航拍照片,通过LED屏幕按比例的夜晚。真实的城市夜景不可能这么璀璨无暇。总会有从地下管道溢出的水蒸气,突发性的区域断电,不断被拧掉的路灯,甚至阴云和边缘模糊的月亮,这个街区看不到,那个街区也会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是你们见过最坦诚,最畅所欲言的人。”坐在这片完美的人造复合夜景前面,他摇头晃脑地向台下挥手。还有数以万计的人坐在沙发里,透过某个名为“电视”的商品橱窗,看着这个男人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是因为'快问答'的意思是根本不需要脑子,说出第一反应!”

         现场观众爆发出大笑。这真是再有趣不过了,大部分狂笑的本质是某种优越感,或者被生活的戏剧性刺痛的应激反应。而人们不用明白这些,也会热衷于模仿这种情绪。与其说滑稽容易感染,倒不如说:被荒谬绝伦困住的他者像极了被撕掉腿的甲虫,而你还是旁观的人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布鲁斯皱起眉毛,指着对面沙发,“真不敢相信,我才从海岛回来就被这样针对。就因为跨年派对忘了邀请这个人。“ 

       “谁让你是一多半美国男人最嫉恨的人呢?这是正义的复仇。好了,让我们重新回到问答环节。下一张卡片———最疯狂的派对?”

       “去年跨年那场。”胜利的曙光立刻重回到他脸上,得意洋洋。蓝眼睛总是很容易看透的,这是是无稽之谈。但布鲁斯确实容易读懂,就像个水晶球,人人都能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,通常还是自己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“他绝对是故意的。下一个,布鲁西的初恋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行,这个答案不过关。”沉默已久的节目现场乐队逮着机会,演奏起南茜.辛纳屈版本的某首歌【1】,吉他的颤音在演播大厅荡漾。

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五岁……”就像被歌词启发了,韦恩先生准备绘声绘色地敷衍出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  “分享饼干和亲亲的幼儿园友谊不算。难道就没有青春期,没有微风拂动的夏季邂逅,孩子气地以为碰到了能相伴终生的真命天女,就直接步入收集12月封面女郎的阶段了吗?这真是个可怕的人!”

     “没有,我后来念的是所男校,也不怎么擅长翻墙出校,所以这种邂逅的可能为零。”他狡黠地露出一排牙,漫不经心地说下去,“介于我现在真的毫无印象,或许…真的是“嘣”地一声,某种神奇的魔法,过去和现在毫无瓜葛,我就是属于大家的,属于整个高谭的布鲁西了。”观众席有人吹了声口哨,其他人笑得直拍大腿,东倒西歪地窝着手心拼命鼓掌。


      该死的节目终于完了,他扯掉勒得人窒息的领结。车载通讯屏幕出现了信号。

     “布鲁斯老爷,下午的弹道分析显示,墙上的对称弹孔全是.22马格努姆弹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他一低头,给自己戴上了面罩。

     

【1】Bang Bang My Baby Shot Me Down



评论(4)
热度(22)
  1. 春虫虫窝pinknight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蜜瓜掉了pinknight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有一种古早漫的感觉。笑中带着点悲伤

© pinknigh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