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night

How many nocturnal knight can stand on the point of a pin?

超级杂食,洁癖慎点

【蝙蝠家族】Catham|猫片疑云

Li'L Gotham同人,带入主世界OOC得天崩地裂。卖萌的世界不涉及CP,但欢迎自由心证2333

同样是【高谭怪谈】之一,Meme是都市传说“夺命视频”



达米安从他母亲那儿回来,发现家里空着。

楼上没人,蝙蝠洞也是。这再明显不过了,自己的一只脚踏正踏进某种圈套,某种名为"久别重逢的格雷森制造大惊喜"的老把戏。年轻的侦探推开始作俑者的衣柜门。假设被推翻了,只有好几件换洗衣服。

至少该死的太阳终于不见。达米安站窗前,拖着过长的红睡袍,透过覆在菱格上的藤蔓,望着空中的云层越叠越厚。穿堂风如同管乐手,吹奏着庄园的每个房间。

暴雨就要来了。

初步侦查结果不甚理想:没有闯入者,没有格斗痕迹,安保系统运转正常。父亲,格雷森和德雷克都不接电话;神谕在自家看Netflix的新剧;阿福在一个海鸥特别多的海滩散步,电话线那边充斥着“呱咕女士”与“哇嘎先生”关于风速和气压的闲聊。乐观估计,达米安每说十个字他才能听见一个(引自原话)

不过,作为世界最伟大侦探之子,身处秘密基地,你永远不缺解谜小工具。

监控录像

    八点左右,格雷森坐在蝙蝠电脑前,浏览罪犯数据库。大约半个小时后,起身伸懒腰。又过了一会儿,他撕开一盒谷脆乐,倒在他能找到的碗里。见鬼,他还往准备往里面加牛奶,而那本该是爆米花碗。

    椅背后闪过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格雷森显然意识到了这点,突然停止咔嚓咀嚼,回头搜寻,又茫然地转向屏幕。这样重复了两三次,终于卷起袖子,走向控摄像头死角,“嘿!我总觉得有什么在背后盯着我,原来是你。”

     他从那个角落里走出来,手里拎着…一只漆黑的猫,几乎溶解在它栖身的阴影里,只能辨认出嘴边那圈白毛,它比普通猫大个一圈半,而且看起来比实际体型更有威胁性。但现在它被拎着后颈皮,威风扫地,只能愤怒而屈辱地在半空中抓挠。“你一定是小D的新宠物,蝙蝠侠告诉我了。”他盯着那枚蝙蝠图案的椭圆猫牌,若有所思地得出结论,“你俩发起怒来真是如出一辙。”

    猫瞪了一眼,拱起后背,发出粗粝的咕噜声。挣脱束缚,跳上键盘。

   “蝙蝠侠发现资料误删会杀了我的,如果你离开那儿,牛奶滤给你,麦片留下怎么样?”夜翼捧着碗,笑得像麦片盒上的广告画。可惜这只体面的动物并不买账,它蹲踞着,向键盘伸出前脚,如同一只恶龙向自己的金矿迈进。英勇的资料守护者不得不更强势地驱赶黑猫,虽然看起来有点像面对风车的即兴表演,“阿福在度假,我就…只能把你逮出…嗷…你这个坏蛋。”他掏出了“屠龙”利刃——一瓶醉猫喷雾(猫薄荷提取物。感谢蝙蝠侠,为应对某位当地惯偷的小助手们而设计。在不伤到它们的情况下,这是放倒你毛绒绒敌人的最快途径)夜翼义正词严地表明立场,“我会用这个,所以离电脑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格雷森回到电脑前,他似乎不想承认自己差点在与一只猫的对峙中差点失利,简单粗暴地把四脚朝天,失去行动力的黑猫塞进了Ace不用的旧笼子,然后哼着小调去了厕所方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录像里。

    他手机还在马桶水箱上,电池耗尽了最后一格,看来是在上厕所中途消失的。

   一声雷鸣,闪电照亮了空笼子,锁开着。

      罗宾对这三流恐怖电影般的场景嗤之以鼻,但笼底的塑料板上有一行抓痕。仔细辨认,那的确很像全大写的:I'M BATMAN. 这不大像个巧合,诡异的危险是超级英雄的职业病,没人能忘记神奇女侠的遭遇。很可能蝙蝠侠也被什么神秘力量变成一只猫,惨遭自己设计的喷雾撂倒,被放进笼子,然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厄运连连, 格雷森也人间蒸发了。

      达米安不得去确认另外那两个红家伙是否还在。与其去敲安全屋的门,还不如先黑进独立的红鸟系统(大费周章的尝试)没什么特别的,虽然有很多文件夹都值得一探糗事,然而重点只是找到失踪相关线索。他的荣誉感提醒他直击有价值的目标…比如,呃…一个文档,名为

      高谭猫视频诅咒?


      高谭流行着某种视频诅咒:看完发给别人,否则你会变成你看到的东西。一直以为,这只是个未经证实的都市传说。

       这次的圈套利用人性弱点,以花园里玩耍的小猫作为视频封面。混迹在成千上万的油管视频中,等待着无辜的鼠标点击。而且任何受害者被二次拍摄的视频文件,也会变成新的诅咒猫视频,同样具有传染效力。高谭市民陆续失踪,流浪猫大量增加,大红发来邮件,请我协助找到解决方案,全程务必对其他人保密。

       没下文,情况愈发不妙:德雷克的调查被什么东西打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但是父亲在油管看猫视频?!

       光是想想这画面就能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达米安就像突然想起了什么,点开了Batphone的MaskTime

 视频通话记录

     “父亲,死亡天使在门口发现了它,母亲说我能养一切我想养的动物。从今天起它就是蝙蝠猫!”画面里,达米安满意地抱着一堆长毛团,下巴和手陷在蓬松的橙红毛里。不过,“毛团”看起来和温驯完全是两个概念,总像下一秒就会掀翻镜头。

     “你确定这是个好选择?”布鲁斯盯着镜头里来路不明的动物。

     “它只是毛绒绒的猫,不是个长毛的炸弹。”达米安不怎么开心,“还是因为它不是黑色的?”

      “不,不是这个。阿福不在家,而它恐怕不是吃猫罐头。”

      “正因为如此,它能帮你打扫蝙蝠洞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在开玩笑?"

      “至少你不用再抱怨椅子上堆积的蝙蝠粪了。”长毛猫拼命甩毛,试图从胳膊里挤着溜走。不过,达米安有着比格雷森更熟练的抱猫技术,它没什么逃走的胜算,“它说不定能在洞里狩猎蝙蝠,然后每天清晨准时给大家展示成果。”

      布鲁斯明显地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 “好吧,我真的开玩笑。但我必须把它带回高谭。”

     “蝙蝠信号。咱们晚点再讨论这个问题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达米安很喜欢长毛猫。虽然这只经常会和他打起来,气势汹汹地冲过来,但它总记得收起爪子,实际上体贴得多。而且它能安安静静地在软垫上听达米安演奏,“四条腿的古典音乐爱好者”,这是多么酷的存在。

     现在来看,如果文档属实,红毛团很可能本身就是个受害者。因此自己的视频聊天成了新传染源。

    而父亲和格雷森是二次受害者。

     等等,重新来,格雷森以为自己的宠物是黑色的,说明他没看过通话记录。

    但达米安总能找到新线索,何况还有当事人的手机,他的最后浏览链接是沃利转载的“巴特的视觉日记”

    巴特的视觉日记

     超级小子和卡茜走出电梯门,把购物袋里的东西堆到桌上。镜头晃得厉害,时不时转过来,对准巴特自己的笑脸。“我们结束了大采购,我爱大采购。我们有谁买了一箱黑巧克力能量棒吗?”最底下的纸箱在镜头里被拉近。

   “没有人,看起来像提宝会干的事。但他回高谭了。”

   “你是说提姆用意念买的食物?嘿!有只猫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它睡着了,先叫醒它。”

    “它醒着,在看你呢。它只是不想走。” 小白猫抬头,对着镜头懒洋洋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镜头晃得厉害,什么都看不清,只能听到一阵阵惊呼“抓住它!”猫跳到了沙发的夹缝里,意识到没人能够到自己之后。它团成圆形,又开始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“买巧克力赠猫真不赖。泰坦塔需要它。我们需要吉祥物,我们将会有心心巧克力猫,复活节彩蛋猫,国旗猫,万圣南瓜猫,驯鹿鲁道夫猫!”

    “巴特!猫不吃巧克力,而且我们该把它送回去,这肯定是只宠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!它喜欢这儿,喜欢我们,它在小红的专属位置上安全舒适地睡着了。小红有多缺觉,它就有多嗜睡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用我的旧T恤给它造个窝。”康微笑起来,向白猫伸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     事实上, 迪克还把这段该死的视频看了好多遍。 

     “您好,高谭警务热线。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?”

      “你们刚刚推送的失猫招领,对,就是那只,蓝眼睛,蓝项圈,奶油色布偶。请不要再拍任何关于他的照片或视频。什么,他逃走了,还有同伙?”

      打开门,达米安发现猫格雷森出现在门廊,像犬科动物那样坐着等待。红毛团也在,淋湿之后变成了很小的一只,他最终还是跑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这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我绝没差点和陶德成好朋友,男孩在心里绝望地否认,但这并不妨碍他拥抱他们。

      唯一的安慰在于,陶德在拼命挣扎,他可能比自己还要窘迫。

      可惜时间紧急:瑟琳娜更新了ins———她的涂黑甲油的十指抱着眼熟的毛绒绒,是的,某人(或者确切点,某猫)的白肚皮,达米安得赶快删掉这张不雅照片。他还必须拯救高谭,协助超负荷的消防员解救那些追逐光点的高谭市民,迷路的高谭市民,卡在垃圾桶里的高谭市民,以及困在树梢不敢下来的高谭市民,算了,最后那种已经有人在处理了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“我注意到了满地的猫毛,并且很乐意知道它们背后的故事。”一周后,放下行李的阿尔弗雷德这样问。男孩们面面相觑,装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
评论(32)
热度(106)
  1. 春虫虫窝pinknight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pinknigh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