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night

How many nocturnal knight can stand on the point of a pin?

超级杂食,洁癖慎点

 二刷…戳中点依旧仅在:那不过是一个堪萨斯农夫的梦

最近休息不好,脑子很晕~随时都满脑子【卧槽我到底在干啥】,剧透就更不可能了…


     远古故事中,即使同为主角,农人的地位也不那么高超,因为他们的收获和献祭都略逊一筹,他们总应该谦逊地接受现实;又因为土地无限广袤,他们总可以到退其他地方去耕作。如果他们试图对抗洪水,却总发现自己的努力会殃及邻居。由此他们需要一个梦想,一个无所不能的拯救的可能…

       但更多人并非明确需要降临凡尘的神明,而是一份祭品。伟大崇高者经历苦难,在与现实的抗争中蒙难,无论流泪或大笑,人类观众总痴迷这样的母题。毕竟厚葬亡者远比全心全意膜拜活人更容易——活人难以无瑕,唯有逝者可以归入神龛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今人和弗雷泽记录的原始人并未有太大差异,后者总为了部落繁荣献祭他们的祭司国王【闪米特人的版本我们几乎人尽皆知】

      至于他的回归,权当某个无关十字架的当代寓言吧。

     


其实还有【我的祖先是猎人】

 大概用猎民-城市进程可以扯得合情合理又爽:猎民具备军事组织能力,注定是早期城市保卫者,亦是未来统治地位的暗示。【不是我说的】不过,像这么分析就有理也不喜欢,不可避免地会把社会等级和老爷扯到一起。

【真见过如此切入的,而且一看就知是专业人士手笔。】只是站在这种角度的结果是:布鲁斯一生的努力,都只是徒劳无益,无论打击罪犯还是慈善,都充满了狄更斯式的侥幸。因为高谭的罪恶其根源乃是资源分配不均,利用不均的金钱与特权打击罪犯,根本就是个怪圈…”

咋听起来有理有据?对不起,一逻辑滑坡,二我心疼Bat,三还对激进的社会关怀有些黑

诶,等等,猎人其实这是个好污的梗…🌚🌚🌚最近我变成了一个满脑默默污又不敢拿出来怕挨打的人【那很怂,不要效仿

评论(56)
热度(11)

© pinknigh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