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night

How many nocturnal knight can stand on the point of a pin?

超级杂食,洁癖慎点

【superflash】IIIX.

 片段文,有一段时间前的JLA梗了,然而我也不知自己在干啥...

 此人纯如古早漫【比心】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IIIX.

    大乌鸦呱呱地叫着,太阳正从它们栖身的枝头滑下地平线。到处都是惶恐的小麦和玉米,抖动着金绿的叶片,沙沙地述说对长夜将至的惶恐。克拉克拖着铁锹慢慢往回走。他刚刚告别一位旧友,更愿意用普通人的方式走回家。

    “狗狗是男孩的好朋友”,就像玛莎说的。它不知从哪儿溜进农场的,就在发现飞船不久后。在度过十多年后,它几乎已经全盲了,企图跌跌撞撞地再次悄悄溜走。相对地球狗的平均寿命,这绝对算得上寿终正寝。克拉克并不是那么多愁善感的年轻人,他只是觉得:孤零零地在某个角落里死去,对任何生物来说,都太过残酷了。

   某种残影略过,树上一只乌鸦坠地,向天蜷着僵硬的爪。

   这是他今天第二次瞥见这种闪过的东西。宛如猝然一击,克拉克明白这副景象甚至偶尔也出现在别的地方:燃烧的油轮,火山喷发,飓风...即使次数不多,都是他想永不再看到的景象,俨然指向某类繁琐的阴谋。

   他冲出去,大叫着“等等!”,他拥有超级速度,无可匹敌的超级速度,无需换气,无视重力,就像违背物理定律的永动机。任何人都不会想和他竞速,只要你也身处太阳之下,毫无新意地接受来自太阳的二手能量和碳。终有一天,这个星球上不可能会有比他更强力的活物。

   但现在的克拉克即使速度全开,却始终落后自己的目标。太阳渐渐没入地平线之下,寻求真相的氪星男孩愈来愈不占优势,只能愕然望着那个人形黑影,突兀得如同李子酱色天空中抠出的剪影。

      今天不是半途放弃的好日子,一个转念,背景从玉米与麦田变成干爽的星空和仙人掌,星与仙人掌又被隧道和橙漆悬索桥取代。海平线就在眼前,影子头也不回地奔向海面,轻盈得无视潮汐与浪,倘若镇民有幸目睹这一幕,定会以为自己目睹了一桩水面奔走的圣迹。追逐赛已经越过了晨昏线,太阳的光弧拥抱这个星球的另一半,奔跑者从暗夜跑回了白昼。而表盘上,秒针挪过的历程短得离令人发指。


    森林大火,克拉克应该救火,但这意味着他会落后嫌疑人更多。


    都市,即使他都来不及接坠楼者,又晚了一步。


     心力衰竭,救护车迟了。


    终于,黑影停了。“我工作中什么都听不到,哭,笑,或是别的什么,实在很抱歉。”说这种话的人有双诚恳的浅蓝眼睛,他停下来是为了在小吃车前买涂着鹰嘴豆泥的烤饼,“声音无论如何也跑不过死亡。”


  “你是...死亡之神?”


  “不,别那么形容,死亡是预先固定的。我能提前看到它,却改变不了什么。”摇头,沉痛的语调,他又开始准备起跑,仓促地嚼着那份小吃,或者说,一顿简餐。


   此时的克拉克站在原地,尚且难以理解这些说词。


  “没有谁决定死亡。死亡甚至比时间还快,所以它才是'预先固定好——‘ ”他起跑的同时补上了一句。

    无人记得这个世界曾被摧毁,所有人都悲惨地死去,无数世界都被扰乱。而起因只是:某个男人本能地跑赢过死亡,阻止了自己母亲的遇害。这个人纠正了这一切,现在却成为新神,以与死亡相当的速度,去追逐每一场他无力挽回的死亡。

   他即死亡, 任何生物都不可能跑过自己。所以,他什么也改变不了,更无法真正陪伴亡者,驱散他们的孤独——任何生物都必须独自面对死亡,这是死亡的定义。

   但速跑者只想保证,自己的悼念能比遗忘到得更快。





ps.

   1,不撕速度排位 :古早大闪和大超经常赛跑,都是平手,据大闪说自己让他了的2333

   2. 没关系,这只N52大超长大后,就无需追逐死亡和遗忘了。大闪直接朝着他奔来了。


评论(53)
热度(16)

© pinknigh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