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night

How many nocturnal knight can stand on the point of a pin?

超级杂食,洁癖慎点

梗的由来是这张图,点梗 @巴巴多斯醋栗 其实是因为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有奖竞猜【羞愧脸】

介于前天放闪和被闪大家都累了,他们就不秀了【非常崩…也没啥文力,而且很不正经



  “他是名副其实的'飞速之弹'。各种场合都是。” 所有人都笑起来。    

     下楼替同事们拿外送的克拉克走出电梯门。

     即使现在办公室很嘈杂,电视正直播着这个本赛季的决赛。大都会钢铁之躯队VS高谭骑士队,电视解说员激情滂湃得就像喝了一整打功能饮料“看啊,那是钢铁之躯的击球手在跑垒,一垒,二垒,三...上帝啊本垒打要来了,他在高速冲刺,哦不他被触杀了(touch out),踏垒之前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  背景嘈杂极了,但分辨出某人的声线就像躺下晒太阳,不仅像容易,几乎就是种本能。而且克拉克还有超级能视力,他看见“惹事生非先生”正把手揣在两边西裤兜里,背靠那棵棕榈盆栽,半眯着眼睛,得意洋洋地大放厥词。“触杀?真形象。这就能解释为啥钢铁之躯需要多穿一条内裤,因为他太快太容易被'触杀'了。对吧,露易丝?”高谭骑士队的赞助人叉开腿坐在旋转椅上,转了一圈。哄堂大笑,体育版几个伙计还在鼓掌和吹口哨。  

       露易丝看似无所谓地转过肩膀“我只是奇怪居然有人在意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好样的,露易丝,就该这么回击他。

   “你真的不在意吗? 亲爱的。”烟酒嗓的女中音——那是凯特,捕风捉影是她最重要的职业素养,“经验告诉我,'一触即发'常常能危害一段浪漫关系。我倒是很在意超人的绯闻对象怎么看这个,无意冒犯。”

      “绯闻对象不是我。为什么不问问我们的超人百科呢?克拉克,超人真的比子弹还快?”

      “毫无疑问,他飞得非常迅速。”克拉克摊手,面对大家意味深长的笑容,他极力使这个比喻更形象一点“超人差不多能和闪电侠赛跑,输赢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们不是指的这方面的快。” 于是,克拉克不得不再听一次那些该死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是超人的话,我会觉得非常冒犯,特别是非常亲密的人在背后谈论。”或许因为激动,血涌到了他的脸上,“以及非常抱歉,布鲁斯,炸面包圈买完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您不得不继续过目我上午那篇通讯稿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他刚刚说'和超人非常亲密的人',是不是在暗示我们他知道什么内幕?”  

       “谁知道,我肯定男孩们从体育荤段子里获得了不少乐趣(Boys did have a ball from sports.)”露易丝翻了个白眼,昂首阔步地转身去拿自己的那份午餐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   “你弄错了'飞速之弹'的意思,韦恩先生。”克拉克单手把那把旋转椅子转过去面对自己 , 顺手拉了百叶窗,“这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“至少我相信通过亲身经历得出的结论,而不是毫无根据的自吹自擂。”布鲁斯还是那副有些冷静过头的刻薄腔调,就像没注意自己被困在椅背和高大的氪星人之间。克拉克俯下身来,双手握在扶手上。他没有戴眼镜,也看不到那根卷毛,看上去既不像耐心的报社记者,也不像高尚的超级英雄。他们近得几乎能碰到鼻尖,那双浅色眼睛上下打量着,感觉就像把脸迫近水面时那么压抑。克拉克凑到他耳边,嗓音明显沉下来“如果我想,你早就生不如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打算用这种劣质威胁吓死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相信实际证据,我应该投其所好。比如在说这番话的同时,就扒掉你的定制三件套,把你的手腕用领带捆在椅背上。顺便一提,我没用手。”他啐掉一粒扣子,抱着手臂看着椅子上的布鲁斯。 “真正可怕的事发生之前,我不希望你毁掉那根领带。”他隔着那条丝绸领带捏着他的手腕,确切来说,它是他身上唯一的衣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克拉克低下头来,他的注意力一直在被黑色椅面分散,它黑得就像夜色,因此让布鲁斯显得更苍白,散发着皮革的气味,连挣扎摩擦发出咯吱声都像蝙蝠车的座椅。是的,蝙蝠车的座椅,它的用途一直都不限于乘坐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,他还是从可疑的恋物倾向中清醒过来,捏着蝙蝠侠的腹肌“虽然在凯夫拉纤维制服里远看很完美。但是,炸面包圈就像你的氪石。我能看出体脂比。”

      抛出这句富有杀伤力的话之后,他飞离地面,拿着那盒传说中没买到的炸面包圈,拿出一块,咔嚓咔嚓地吃着,故意把碎屑落到布鲁斯面前的办公桌上,“所以,像你一样,现在我也收集各种口味的它们。告诉我,你饿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至少我不会饱餐土豆片和豆类罐头之后,把制造气体的罪名推到小氪头上。黑暗骑士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在意你的看法。你却用侦探技巧来剧透,甚至寄支票去编剧来操纵剧情发展。你知我等那个电视之夜等了多久吗?”

     “ 电视之夜,真可笑。哪次达米安上床睡觉之后,你的眼睛还盯着屏幕?”

     “你最讨厌之处在于坚持认为有架飞机和会飞是一码事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明白,不再能炫耀你的独家能力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不,因为我觉得抱着你飞行很愉快。我刚刚学会飞行的时候就这样憧憬过…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说,和想象完全不同,这糟透了!”

    “这就糟透了?我还没来得及说你的信用卡记录,每天都有'肯特先生'寄给提姆的花。我们准备结束,你尽快开始这没错,但他还是未成年人!”

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这回事,那是冒名顶替!”克拉克错愕地看着布鲁斯,“等等,我以为我们只是吵架的。”

    “结束。上次从天堂岛回来之后,你就变得不可理喻。”

    “那次是谁大吼大叫导致我被厄里斯击中…等等…厄里斯?!”(1)我们陷入无理取闹这么久,又都是固执的人,甚至不承认被她精神控制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是精神控制,更像夸大情绪。布鲁斯拽着克拉克的领带,用嘴堵住了他想说的话,“别指望我会像恶俗电影那么结束争吵,这不是吻,我只是想忘掉这该死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能这么说就表示你啥也没忘掉,超级亲吻没起作用。或许有效果的是那种出其不意的吻。”这个吻被加深,现在布鲁斯能尝到口腔里的糖霜和枫糖浆,甜得沁人心脾,邪恶的卡路里数值,危害牙齿的元凶,但是,就像他这么顽固的人,偶尔也需要说说随他去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下午一点有股东会议,你还有点时间来制造'出其不意'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介于超人并没有你形容的那么'一触即发',我猜,为了一记完美的本垒打,你的会议可能要迟到五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那天,提姆本来在大都会看比赛,却被一通电话叫去主持会议了。 对于某些掺杂着好胜心的运动,常规局数之外加时赛并不鲜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据报道,同天场内某位年轻观众因为种种情绪原因,截获了所有的界外球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

(1)厄里斯,希腊神谱系里的纠纷与不和女神,具体能力名副其实。N52简单粗暴地把她纳入了WW的故事线。所以这里脑补了UF去海岛帮WW揍她那些神亲戚。


评论(24)
热度(30)

© pinknigh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