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night

How many nocturnal knight can stand on the point of a pin?

超级杂食,洁癖慎点

(Illyasolo)Cave Ursa【注意恶熊】

2.

      这个陌生世界里的每样东西,男孩都掌握得很快。不仅仅因为愤怒,或许还有某种天赋。他每天花相当多时间来研究枪支和匕首。伊利亚不得不承认,这家伙准头非常之好,目标很快就从轮胎变成罐头,却总把自己当作得意洋洋的西部片主角,一个穿着背带短裤的神枪手。他总偷偷试图单手开快枪,为的是用另一只手把掉在额前的卷发向后梳,同时吹着枪口那缕无形的硝烟。好像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后坐力这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些愚蠢的花招是电影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!它们有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像那么开枪什么也打不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它们不是为了打中什么,是为了吓退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有些对手能预料到虚晃一枪,然后一击致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但你不知道对手有没有那么聪明,或者你可以假装'虚晃一枪',然后趁着对手计划'致命一击'时,对他'致命一击'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告诉你对手有多聪明,你会下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怎么会。”他盘腿坐在窗台上,看着那六十四个方格,用指尖捉起那枚马头跳到f3.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除了西部片和国际象棋,苏洛的业余爱好显然还要丰富得多。冰箱里发现了剩半瓶的,撕了标签的威士忌。而几天前,伊利亚还只在商店的货架上看到过一样形状的酒瓶。不过,旁边是一盘培根奶酪煎蛋饼,下面还有纸条:科里亚金先生,这是早餐。我得去捞点外快。又让他的怒火打了折扣,然而等到夜色朦胧,和自己下棋的伊利亚再也坐不住了,“他这么狡猾的小鬼不会有事”俨然成了自欺欺人。年轻的单身汉头一遭被“疑似离家出走”的焦急击中了。棋盘被摔下桌面,他披着长风衣,冲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最终,伊利亚在街心花园的樱桃树上发现了那个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“苏洛!”可怜的树木差点死于伊利亚的怒火。然而,在酒精的麻痹下,故事主角俨然置身事外,苍白的小腿倒挂在树上,在枝头甩着长出指尖的袖子朝他挥手,指着卡在枝桠间的酒瓶,“你也要喝一杯吗?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“再那样偷酒喝我就打爆你的头!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“嗨!把我放下来!放下来!”现在这个狡猾的坏蛋变成了醉醺醺的坏蛋,并不难逮。高大的俄国人无视了他的挣扎扑打。步履如飞地把他扛回了公寓,直接扔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现在酒差不多醒了,他坐起来,皱着眉头望向窗框,仿佛在飞快地盘算在自己被撕成碎片之前,来不来得及跳窗逃生。但情况不太妙,他发现科里亚金先生正盯着自己的腿,表情与其说愤怒倒不如说是严肃,总之看起来和友善是两码事———很可能他会先打断自己的腿,自己面临着插翅难逃的厄运。

      “你的腿伤了。”

      紧张的拿破仑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小腿上的血,大概是在爬树的时候,或者是在跑出店门的时候。伊利亚拿着纱布和酒精半蹲下去,男孩注视着俄国人的浅色发顶(帽子在路上被自己扔掉了以示抗议),灯光几乎把它变成了暖金色。他计划说快速说声谢谢,然后大声抱怨他的包扎是多么疼痛和糟糕。出人意料,自己连手指的重量都感觉不到,甚至还记得帮他把另一只垮到脚踝的袜子拉回膝盖上。

      “不可思议!”他马上就后悔了,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就像个崇拜者,自尊心不允许他这么快就投降。

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“你下手能这么轻。我以前亲眼看过你在街上掰断铁水管,揍翻了十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所以不要惹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那两群混战的地方帮派混混。他们狼狈地逃走,其中有个西西里人说了句俏皮话挽回颜面——Cave Ursa!那是说注意恶熊。这个莫名其妙的绰号就叫开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 “我消息灵通,而且时常逛市立博物馆。罗马石雕上的CaveCamen是注意恶狗,而且大熊座…”

     “不要转移话题,那不有趣。我们回到酒的问题上来。”伊利亚直接坐在对面的茶几上,抱着手臂,面对着正夸夸其谈的家伙,仿佛下达最后通牒 “苏洛,我不想在这里看见酒瓶。”

      “可是我难过,难过的人总要喝点什么。'有酒下肚,天堂有路。' 这是我妈常说的。”他附带了一个笑容,露出一点尖尖的虎牙,显得比实际年龄还要稚气。不过,这是个悲伤的笑。这个笑容挂在他的脸上显得那么空洞和不恰当,让人想起了那件过大的旧空军夹克,大概是因为它们都是家庭遗产。

      “你可以喝……牛奶。”伊利亚打开冰箱,用眼睛在里面里搜寻橘红色一升纸盒,上面有头丑陋的花斑牛,那是波兰产的便宜牌子。

      “我不。牛奶会把人变成娘娘腔。”男孩跑过来,用细胳膊横跨过冰箱门,负隅顽抗。

     “西部片里演员喝的都是牛奶。喝那么多酒不能拍戏,他们有时候顾不上吃饭,就这样补充营养。他们还是硬汉。”

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     

      “真的,牛仔。”伊利亚忽然很想揉揉男孩那头乱蓬蓬的黑卷发,但又觉得他们还没有那么亲近。

      


评论(16)
热度(36)

© pinknight | Powered by LOFTER